后疫情时代 武汉T3网约车司机“进退两难”?

2020-06-23 17:56:29
[摘要] 苦苦支撑?拼命接单?还是退车转行?后疫情时代,武汉街头打车出行的乘客骤减,一些平台运营遇阻,收紧薪酬政策。对于曾经轻松月入过万的网约车司机来说,今年5、6月份的武汉格外难熬。
苦苦支撑?拼命接单?还是退车转行?后疫情时代,武汉街头打车出行的乘客骤减,一些平台运营遇阻,收紧薪酬政策。对于曾经轻松月入过万的网约车司机来说,今年5、6月份的武汉格外难熬。
6月12号,下午3点多,在武汉市硚口区中山大道一家商场的地下停车场里,T3司机陈师傅正给车子充电。他说,当天计划跑满8、9个小时,就回去休息,“现在因为工资政策调整了,付出和收入不成正比,上线时间短一些,也就是按照公司基本要求来,没那么大动力出来跑了”。
疫情前,陈师傅每天上线12个小时,每月工作26天,底薪、抽成、奖励加起来,有接近一万元的收入。但是今年5月份,陈师傅上线181个小时(平均每天7小时左右),跑了150多单,流水3000多元,对照公司当月的薪酬抽成及奖励政策扣减后,他连一千元都拿不到。再加上2200多元的基本工资和电费补贴,当月,他仅有3000元左右的收入,“在外面经常是空转,一天在线7、8个小时,还要吃饭、充电,再加上回家路上耽误的时间,也差不多要奔波10个小时了,人如果搞太疲惫,在路上开车也有风险,不值当”。
据了解,疫情后,司机的单子少了,T3平台又砍掉了司机每月600元的辛勤劳作奖,同时大幅消减各种冲单奖励,再加上流水抽成政策也收紧,不少司机像陈师傅一样,一下子泄了气,跑车没有以前那么勤,勉强赚个基本工资。不少T3司机向记者反映,也有司机收入依然维持在万元左右的水平,但代价可能是一天十六七个小时在线,基本等同于拿命换钱。
重压之下,实在撑不下去的司机则试图换个工作。5月20号,记者在乘坐一辆T3网约车的时候,T3司机王师傅一边开车,一边接起了面试电话。记者试图阻止,但王师傅完全不理,他说:“现在我在这里一天就是挣个几十块钱,我要换工作,也不是想换就能换,面试电话来了,我能不接吗?特殊情况不能互相包容一下?”。
王师傅告诉记者,他以前做销售,去年跳槽,成为T3在武汉的第一批员工,那时候各种补贴、奖励拿到手软,每月收入轻松过万。疫情后,眼看着工资越来越难拿,他试图再重新换回销售的工作。




相关推荐:
网约车  网约车考试报名  网约车司机招聘  网约车新政要求
网约车租赁  滴滴网约车租赁公司 网约车考试试题 网约车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