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监管如何又快又稳

2019-11-27 17:02:46
[摘要] 新职业态度、新模式的监督管理,要坚持审慎的监督管理理念,解决“管理死亡、管理混乱”的“管理服务”问题,加快建立适应新模式技术经济特性的监督管理体系,为发展新职业态度的经济健康秩序提供力量。
新职业态度、新模式的监督管理,要坚持审慎的监督管理理念,解决“管理死亡、管理混乱”的“管理服务”问题,加快建立适应新模式技术经济特性的监督管理体系,为发展新职业态度的经济健康秩序提供力量。
11月11日,交通运输部、中央网通局等6个部门要求联合DDT旅游、快车等8家网络合同车的顺风车平台公司,屏蔽安全风险,严格规范顺风车。今年下半年以来,网络预约、顺风车等市场发展出现了许多新情况,关系到行业安全、稳定等多方面,引起了广泛关注。
2016年7月,交通运输部等7个部门共同发布了《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简称“网络预约新政”),正式授予网络预约合法地位的同时,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实现网络预约合法化的国家。继而,全国各地的网约车规制细则相继出台。截至2019年8月,已有247个地级以上城市以地方交通主管部门规范文件和地方政府规则的形式完成了网络预约的地方立法。
但是,现在的网络预约监管系统的参与阈值仍然过高,依赖于传统监管手段的途径,在合规过程中普遍存在着“玻璃门”“弹簧门”等问题。为促进共享经济合法化和规范化发展,政府管理必须排除监管手段上的路径依赖,正确把握“三个平衡”。
  网络效应与属地化管理的平衡。共享经济在平台化运营的前提下,构建了跨地理空间和行政范围的交易空间,跨行政边界带来了更高的匹配效率和规模利益,对以土地监管为中心的传统监管结构形成了巨大挑战。一些地方政府由于土地化管理容易,有沿袭传统手段管制新兴行业的倾向,要求网络预约纳入出租车监督管理框架,为了合法运营网络预约必须转变运营性质,平台在当地设立分公司和企业法人 当地纳税,平台24小时持续运营,保留行业数量管理和价格管理,拒绝向外国人和外地车提供网络预约服务等。这客观上为形成全国统一、公平有序的市场秩序造成了障碍,也阻碍了网约车行业网络效应的发挥。
  因地制宜与地方保护的平衡。由于等级规模不同、地理位置不同的城市经济发展水平、交通状况及公共交通服务保障能力不同,网络预约的影响也有可能存在差距,因此不同地区设立监管措施非常重要。但是,共享经济平台的“一点在线、全网服务”特性,加强了资源集聚效应,平台企业增值税主要在总公司所在地缴纳,不建立分公司意味着税源流失,对当地传统出租车行业和相关利益结构也产生了冲击。因此,从保护当地税源、维护当地就业、维护当地利益结构等观点出发,一些城市监督管理措施呈现强烈的地方保护主义倾向,特别是增设行政许可条件、拒绝地方竞争等问题,要求当地牌照、当地执照、当地户籍等,一些城市在规定中
  简政放权与地方监管权限的平衡。“网约车新政”在给予网约车平台合法化身份的同时,也将规制的大部分权利下放到了地方政府,意在充分释放市场活力,鼓励地方在对新兴业态监管上的政策创新。但是,现实情况是,中央地区二级监管模式不能交织汽车制度的网络,全国参与标准的不足,反而给地方监管留下了很大的操作空间,有些城市为了分配合规职责和压力,把管理功能降低到了区县。地方网络预约监管中存在的“管理服务”问题,如重视车辆、人员、平台准入资格的预审,驾驶员信誉、网络预约服务质量等方面后续监管不足等,地方监管者的监管理念落后于共享经济市场需求的结果,许多监管措施远远超过地方政府的行政权限从实施效果看,这些审查制度的管制手段扭曲了市场机制,增加了企业运营成本,容易诱发权力租赁,因此需要从中央层次对地方政府的制定细则进行原则性的指导和制约。
  网约车行业可以提高交通资源利用率、减少城市空气污染、满足消费者对高质量出行方式的需求,总体来说,是一种具有正面社会经济效益的新业态。为消除网络预约管制“管死管离”监管困境,建立适应新服务新模式技术经济特性的监管体系,坚持审慎监管理念,提供发展网络预约行业健康秩序的力量。
  适当提升涉及网约车资质资格等事宜的立法层级。推进地方立法界限的重建,适当提高经济资格审查相关事项的立法水平,尽快在中央层面制定《网络预约行业监督法》和网络预约细则等现有行政法规,完善网络预约资格许可的设定依据,必须以中央立法而非地方部门规章作为网络预约行业发展的上层法律基础。并借鉴网络平台行政许可的经验,在尽可能广泛的行政执法区域维护行政执法规则和标准的统一,逐步将共享经济行政立法的权力提升到省级以上的行政机构,地方应着重执法。根据《立法法》的要求,省级以下行政机关可以根据当地的特殊情况规定“城乡建设和管理、环境保护、历史文化保护”等相关事项,地方对网络预约的立法权限必须限定于当地的特殊情况,如寒冷地区网络预约在雪天安全运行所需的装置规定等
  推动适应性治理,建立健全公平竞争的审查机制。针对地方网络预约监督管理中出现的混乱,需要重新评估各地已经公布的网络预约细则,修正势头。建立多部委组成的网络合同车公平竞争审查联合会,整理和废除干扰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政策措施和规定办法,切实解决合规和三证处理过程中存在的“玻璃门”“弹簧门”问题。各地根据国务院《关于在市场体系建设中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要求,对网络预约的实施细则进行公平竞争审查,有意废除没有上位依据的限制条款,着力避免“用老办法规制新的职业状况”,使网络预约企业稳定、公平、透明同时,应摆正出租车和网约车的关系,着力推动出租车行业体制改革和监管模式变革,不断提升传统服务行业的运行效率和服务质量。
  加强动态监测和协同评估,实施智能监管和信用监管。首先,要树立集中监管理念,升级区域化管理手段,取消各市单独与平台数据对接的要求,建设交通运输部复盖全国、统一利用、统一访问的数据共享平台。其次,应推动政府监管由规范市场主体资格为主转向规范市场主体行为为主,更加重视过程监管和事后监管。统一通过公安、交通管理、金融、征信等公共数据,建立包括个人犯罪、行政处罚、交通违法、负债、信用等信息在内的全国统一司机信用信息和车辆信息数据库,作为人车注册制的信息审查平台。最后,加强协同评估和信用监管。政府应着重发挥社会信用体系平衡监督的作用,制定对严重违法失信网络经营者和驾驶员实施联合惩戒的备忘录,建立行业黑名单制度和市场退出机制。特别是政府部门应该与各网络平台合作,通过对各平台公司的用户图像和信用评价信息进行综合分析,构建全权复盖、全过程的权威性数据采集系统,以多种合作方式有效地解决风险。


相关推荐:
网约车  网约车考试报名  网约车司机招聘  网约车新政要求
网约车租赁  滴滴网约车租赁公司 网约车考试试题 网约车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