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进退两难,聚合平台乘势扩张,网约车市场能否打开新窗口

2019-11-18 17:59:11
[摘要] 聚合平台各方能力优势,专业化分工推动行业升级发展。网络预约具有很高的复杂性,从用户需求到发票、时间表、运输组织、服务提供等几个环节,集约模式可以使地方网络预约平台集中在在线运营,提高服务能力,集约平台可以提高自己的技术和流量
滴滴未能通过“赢家通吃”的网络效应实现盈利,网约车市场发生变数。
网约车市场1.0时代,公司严重依赖资本“跑马圈地”的逻辑已经不再可行。
网约车逐渐发展出聚合模式,具备流量和场景优势的公司纷纷采用。
考虑未来的长远发展,各平台仍需在更好满足用户的出行需求方面下功夫。
在“无限期下线整改”343天之后,滴滴出行本月初宣布,将再次上线顺风车业务。
11月6日,滴滴顺风车公布了最新产品方案,宣布将于11月20日起,陆续在哈尔滨、太原、石家庄、常州、沈阳、北京、南通7个城市上线试运营。针对用户普遍关注的安全问题,DDT表示将引入不信任人的筛选机制,积极探索与第三方信用产品企业的合作方式。

聚合平台
在“顺风车”业务上,滴滴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玩家。该业务在提高DDT收益力的同时,揭露了DDT的软肋-去年,受恶劣事件的影响,DDT宣布无限期地离线改革顺风车业务。
受其影响,过去一年中,安全成为滴滴的关键词,而抓住滴滴整改的空档期,许多新玩家趁机加大投入,曾由滴滴主导的国内网约车市场,如今格局已经发生很大改变。
三年前,当滴滴完成收购优步中国的里程碑式交易后,大多数人认为,网约车市场的战争结束了。但令人意外的是,与优步中国合并3年后,DDT在市场上远远没有达到无限期,而且“赢家通食”的网络效应也没有实现利益。2019年2月,DDT旅游内部传递的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整体亏损达109亿元。

聚合平台
与此同时,嘀嗒出行、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等老玩家在网约车赛道内持续深耕,微租汽车、白马优车、蓝码约车等一众新玩家也纷纷加入了战局。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目前已有119家网络预约平台公司获得经营许可。更值得关注的信号是美团、高德、手机程序等网络公司进入网络预约市场的戴姆勒、吉利车等企业也开始入局。
这些新玩家的进入带来的不仅是竞争,还有新的网约车商业模式——聚合平台。
而关于网约车机会窗口期的问题似乎也需要被重新审视——当行业进入发展新阶段时,网约车市场是否存在更好的发展模式?与前一个时代相比,现在的网络预约市场给参加者们提出了什么样的新挑战呢?
聚合平台铁板被打开缺口
网约车行业在中国的发展时间不过短短6年,但其取得的超高速增长着实令人惊奇。
从滴滴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出,其成为巨头的过程与资本的关系可谓难分难解,即用高速增长吸引巨量资本投入,然后以用户补贴、合并等方式消灭竞争对手,再通过拓展新业务线和市场推动新一轮高增长,之后进入下一轮融资吸金循环。
在行业竞争的1.0时代,速度是竞争的核心。为了争取业界领先地位,DDT、快速、优步中国等公司给予用户大量补贴,在资本保持下奔驰。几家公司通过补贴也迅速完成用户认知教育。
回顾行业的发展历程,资本力量的助推是网约车市场高速增长的关键因素。但是,这也在1.0时代的发展模式中填补了瓶颈:巨额补贴不可持续,资本投入不足,司机收入锐减,乘客体验变差,出租车平台陷入了发展和利益困境。
收购优步中国一年后,滴滴因体验问题饱受外界质疑便是典型例证。面对市场需求,其他玩家蠢蠢欲动。
2017年7月,高德地图低调上线打车业务;同年底,美团在南京推出打车服务,采取自营模式;2018年4月,携程宣布获得“网约车牌照”。但是,由于DDT在网络预约市场的优势并不那么容易被打破,所以新入场的玩家们选择了迂回战术。
2018年7月,高德地图上线聚合打车服务模式;2019年4月,美团打车在上海、南京两地上线聚合模式,接入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神州专车等出行服务商,不到一个月后,美团打车又新增苏州、杭州、温州、宁波等十五个试点城市,这些城市的用户可以在美团App一键呼叫不同平台车辆,也可以在美团餐饮商家页面直接叫车。

美团App在首页提供的“打车”服务上线聚合平台
所谓“聚合模式”,是指美团、高德地图等平台通过接入第三方网约车平台来提供打车服务,与以滴滴为主的自营模式相比,聚合模式重在通过上下游产业链的分工协作,来满足乘客的出行需求。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中心主任程世东便曾公开表示,对于消费者来说,聚合模式更加方便高效;因为方便了乘客,这种运力聚合反过来又会促进乘客聚合,实际就是对这些规模相对较小公司的聚合,形成规模效应,这会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改变整个网约车行业的发展生态。
聚合模式的实际发展也验证了这一判断:美团点评则在2019年二季度财报中披露,得益于聚合模式,美团打车已拓展至全国42个城市。
面对美团打车、高德打车、哈啰出行等玩家加大投入,压力之下,守擂者滴滴也选择跟进,今年7月,滴滴出行宣布接入第三方出行服务商运力,用户可一键呼叫广汽“如祺出行”、 “东风出行”和一汽的网约车服务。
滴滴尝试聚合平台的举动意味着,在聚合模式的撬动下,曾被认为战争结束的网约车市场已被打开铁板一块,在暴露了网约车市场1.0时代的模式局限性后,一个新的网约车机会窗口期似乎来临。
2.0时代到来
今年5月11日,网约车鼻祖Uber正式登陆资本市场,然而Uber开局不利,上市首日遭破发大跌7.62%,无法得到投资者青睐的核心原因在于,Uber目前仍是一家严重亏损的公司。
最新一季财报显示,在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Uber营收为38.13亿美元,同比增长30%;归属公司的净亏损为11.62亿美元,亏损幅度较去年同期的净亏损9.86亿美元扩大18%。
“不惜一切代价追求增长”的业务模式不再受追捧的问题,同样困扰着国内的网约车玩家们。1.0时代网络预约市场严重依赖资本催熟,存在天然不足,一级市场风险投资机构未感冒“高增长、高成本、收益困难”模式,二级市场为此想签约的投资者更少。
与1.0时代相比,当下的网约车市场玩家更加看重盈利能力:今年7月,首汽约车率先宣布将在年内实现整体盈利;9月,嘀嗒出行宣布公司已经实现整体盈利——盈利已经取代规模和速度成为行业新的关键词。
面对1.0时代的瓶颈,聚合模式的兴起,为网约车市场发展提供了另一种可行路径。
无论高德、美团还是携程,多位新入局网约车市场的玩家纷纷瞄准聚合模式,主要出于以下原因:
首先,2016年,监管层面在明确网约车合法地位的同时,落实了属地管理责任,这意味着平台每进入一个新城市都需要重新取得当地监管部门的认可,这一方面削弱了平台的网络效应,另一方面也为地方性网约车公司提供了生存空间。
其次,受属地管理影响,地方性网约车公司兴起,成为市场的底层力量,这为聚合模式提供了供应端基础。一些地方性网络预约公司迄今已经得到监督部门的许可,具有一定量的合规运输能力,但明显缺乏客户能力。聚合模式的诞生,显然能够将乘客的需求和公司的运力更好地对接,提升地方性网约车公司的运营效率。
和行约车今年在合肥上线并接入美团打车
第三,聚合平台各方能力优势,专业化分工推动行业升级发展。网络预约具有很高的复杂性,从用户需求到发票、时间表、运输组织、服务提供等几个环节,集约模式可以使地方网络预约平台集中在在线运营,提高服务能力,集约平台可以提高自己的技术和流量


相关推荐:
网约车  网约车考试报名  网约车司机招聘  网约车新政要求
网约车租赁  滴滴网约车租赁公司 网约车考试试题 网约车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