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汽约车魏东:网约车行业应该回归服务业本质

2019-11-13 18:35:00
[摘要] 11月13日消息,在2019年搜狐财经峰会上,首汽约车CEO魏东分享了网约车经济背后的增长动力,他指出,互联网的确提高了出行服务的效率,但是反过来看,互联网并没有替代汽车实体载体本身,也没有替代从出发地到目的地物理位移的本身,“我们还是坚定这个产业回归服务业本质”。
11月13日消息,在2019年搜狐财经峰会上,首汽约车CEO魏东分享了网约车经济背后的增长动力,他指出,互联网的确提高了出行服务的效率,但是反过来看,互联网并没有替代汽车实体载体本身,也没有替代从出发地到目的地物理位移的本身,“我们还是坚定这个产业回归服务业本质”。
魏东强调,互联网是助力的手段,但不会替代服务。他认为服务是第一辆汽车的核心竞争力。
魏东表示,在自动驾驶商业化、规模化使用之前,网约车还是要聚焦在如何让实体服务做得更加专业、更加透彻。
“所有人都需要出行服务,无非是我们怎么把它做得更细、更专业、更到位,对应地获得大家对性价比的认可”,魏东补充道。
12
以下为魏东演讲全文:
各位来宾,下午好!首先感谢搜狐财经的邀请来参加这样的活动,今天一天感觉收获满满,能感觉到那种向上的力量。上午从查尔斯的开头到旭宁老师激情的喊叫,都展现了困难背后的机会和自信。
今天整个大会的内容也非常实,一方面是围绕实业,另一方面内容和方法也很实,再次感谢搜狐财经。网络预约这两年来,应该说是血腥的风,起伏的起伏,大家都很关注。
这是一方面政府的关注,另一方面中国汽车零售产业面临着销量下滑的压力,所以产能过剩的情况下很多汽车厂家也在进入这样的市场,所以环境一直在变化。
今天我们的主题不是要谈这些,既然不确定性是必然的,也是长期存在的,我们如何在不确定性当中寻找确定性,如何在经济背后找到增长的动力,如何让企业的长期发展找到根基,这是今天我们想和大家分享的内容,所以今天的题目是“回归服务本质、赋能行业发展”。
在座的各位可能有很多都是首汽约车的用户,首汽于1951年成立,当时是周总理起的名字叫做首都汽车公司,本身是一个机关车队,成立公司面对老百姓提供出行服务。我们司机来自从抗美援朝战场回来的汽车兵,是一列高素质的车队,后来几年抗美援朝士兵回到国内,有些北大荒开拖拉机,有些到了第一辆汽车队,包括当时活捉敌军长的一级战斗英雄在内,都在这里当司机。
大概是我们骨子里的基因,包括品质、严格管理和专业素养,所以到现在承接了历届的“两会”和党代会,1958年毛主席带领中央首长去石门水库也是首汽承接,中间接待过多名中央首长,包括少奇同志以及1972年尼克松访华,那个时候还没有高速,包括前面的道路勘探、前车后车、转驳车怎么保障等等。因为我们使用国产车,当时国产车的性能不太稳定,所以在背后做了很多工作。
当然,这种信任带来的是我们的口碑,赢得的是首长的认可。
那段时间也比较苦,当时首汽车队司机每天早上五点钟准时起床,检视擦拭车辆,晚上十一点前不得换装,随时出车,十一点以后准时熄灯,保持精力充沛,常年回不了家是正常的。一个半月前,我们刚经历了七十周年阅兵式,就能看到我们公司的实力。
这么多年的积累,我们也承接了大量的国事和外事活动,不管是萨马兰奇、撒切尔夫人、布什总统访华等等,这些照片都是领导专门点名表扬首汽的司机,邀请司机去他们那里参加晚宴答谢,英国女王来访的时候也邀请我们的司机去他们那里进行答谢,背后其实来自于司机的很多服务。
撒切尔夫人来的时候白天谈判很气势凌人、雷厉风行,但因为她年龄也大了,上车也很累,我们司机专门给她准备了一个小脚垫,让她上车能够把鞋脱下来。这些事情没有告诉司机。 司机认为应该自愿做这件事。 这种自发的动能我们真的很用心服务,能得到这样的国际声誉。
以上这一切都是历史,荣誉是积累下来的,我们不能躺在历史荣誉上去生存,面对这样一个快速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尤其是网约车时代,我们应该怎么办?其实我们经历过动摇,我们认为互联网确实有助于提高移动服务的效率,有效管理,改善经营,更有智能的定制服务。
但是反过来看,互联网并没有替代汽车实体载体本身,也没有替代从出发地到目的地物理位移的本身,所以我们还是坚定这个产业回归服务业本质,回归实体本质,互联网是助力的手段,但不会替代服务,我们反过来更坚定地认为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很多媒体朋友关心说,马上进入自动驾驶时代了,你们还搞司机经营有什么意义?我们拥抱自动驾驶,也新自动驾驶是未来,所以我们和百度合作创建自动驾驶场景。但是,我们也知道自动驾驶规模化的生意在7年到8年后,我们不能因为将来有自动驾驶现在就放弃驾驶员的管理和研究。
也就是说在自动驾驶商业化、规模化使用之前,我们还是要聚焦在如何让实体服务做得更加专业、更加透彻,这是我们坚持的理念,一方面坚定地做司机的培训和队伍的打造,另一方面如何更加定制化地开发传统服务。
我们应该看到中国庞大兴起的中产阶级的需要是什么,除去常规的上下班通行之外,我们也在打造专业的服务。
一方面面向B端市场更加强调会议组织保障能力,所以打造大量的专业会议服务,包括金砖会议和上合组织峰会,还有天津全运会等等,都是大量的司机在现场执行任务做会议保障。另一方面,在背后也有很多积累,津运会有可能成为四百名司机,所有司机都在事前练习、应急训练、模拟和司机动员、司机心理指导等一系列工作背后,是消费者看不见的,是我们应该做的大会保障工作。
目前我们认为这些方面做得还不好,市场拓展得还不够,没有定制化产品的推出,我们收到邀请的时候也有两张打车券一去一回,大家可能更容易来更容易去,同时也有更好的出行保障,这些都是我们要提供服务的,所以市场还可以继续深挖下去。
另一方面针对消费者,我们推出新的服务标准,这个市场足够大。我们建议孕妇预约产品。 有的司机喜欢快车,给孕妇选择驾驶稳定慢的车,而且要求酒精消毒是基本服务。
我们还有儿童乘客,包括幼儿、婴儿、少儿,三四岁的儿童在后排不喜欢坐着,喜欢动喜欢跑,这样一方面对司机驾驶有要求,另一方面如果遇到颠簸路面,应该提醒家长避免进食或者喝饮料,包括拐弯如何停稳。
乘客上车时清醒下车时非清醒怎么办,如果遇到中间路上不舒服怎么办,这些我们都有应对方案,所以还是沉下心来把服务做到位。我们允许大家上车,但是推荐预订,拒绝接受订单以保护一个司机对头发敏感,代替其他司机来接我们,我们应该向预订的乘客索取清洁费,让司机做这些工作。
我们认为所有人都需要出行服务,无非是我们怎么把它做得更细、更专业、更到位,对应地获得大家对性价比的认可。听障乘客无法通过手机与司机取得联系。 这个时候该怎么办呢,一般是乘客下车注意右后方是否有车,聋哑人和盲人听不见该怎么办呢?虽然这些是小众市场,但我们需要坚持去做这些事情。
刚才说过我们要拥抱互联网,不仅仅是提高效率,能够帮助我们做到千人千面以及内容的丰富。现在我们在做司机互联网化,也就是司机行驶行为的识别和管控,同时我们也在研究乘客端,如何在这样的5G互联网时代在路上不是消磨,而是娱乐。将来希望与搜狐以更多内容合作,后部能为乘客提供信息和娱乐服务。
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希望能够打造这样一个产业互联网的共同体,也就是说我们以车为载体打造移动生活,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拥抱所有的合作伙伴,更加开放生态去做这件事情。


相关推荐:
网约车  网约车考试报名  网约车司机招聘  网约车新政要求
网约车租赁  滴滴网约车租赁公司 网约车考试试题 网约车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