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网约车,已到关乎未来生死存亡的关键节点

2019-10-18 18:40:34
[摘要] 也就意味着第三季度,除公开数字外,已有近4536名Uber员工离开了公司。因此,悲观情绪一直在整个公司蔓延,影响到业绩营销、招聘、先进技术和安全部门,以及一些全球出租车服务和平台部门。
据统计,截至2019年6月30日,Uber拥有26799名员工。经过三轮裁员后,优步的员工人数减少了1185人,约占最近总人数(22263人)的5%。
也就意味着第三季度,除公开数字外,已有近4536名Uber员工离开了公司。因此,悲观情绪一直在整个公司蔓延,影响到业绩营销、招聘、先进技术和安全部门,以及一些全球出租车服务和平台部门。
Uber裁员消息一出,市场反应比较积极,Uber股价应声上涨3.29%,市值约为529亿美元。自今年5月首次公开募股以来,优步股价下跌逾30%,市值从760亿美元大幅缩水。这一触底反弹可能是优步对此前全球扩张的刹车、盲目烧钱、仓促上市和高管辞职。
第二季度财报显示,Uber单季亏损达到了创纪录的52亿美元,几乎是去年全年亏损的2倍。这也迫使优步下定决心,从痛苦的经历中吸取教训,砍掉壮丁的手腕。它首先开始攻击最精英的部门。
在美国Uber还有一个“难兄难弟”Lyft。据悉,Lyft自2012年成立以来,一年都没有盈利,新季度亏损6.442亿美元。Lyft的市值徘徊在116亿美元左右,比之前的150亿美元估值低近三分之一。
屋漏偏逢连雨夜,Uber和Lyft还要应对洛杉矶国际机场LAX的拉黑事件。后者宣布,机场将完全禁止使用互联网公共汽车运送乘客进出航站楼。
虽然,Uber和Lyft都面对股价跳水的不利局面,但是,MKM Partners的分析师罗希特·库尔卡尼却依旧对两家公司评级为中性。他认为优步在全球运营一个网络,在63个国家的750个城市提供在线汽车服务,在500多个城市提供送餐服务。
受益于强大的、长期的推动力,优步的市场领导地位和规模优势,可能会让它在全球移动服务市场信息不对称的背景下实现长期经济价值。
巨亏网约车,已到关乎未来生死存亡的关键节点
Lyft在新一季度财报中亏损6.442亿美元
Lyft是领先的消费者多场景交通预约平台,在全美经营着一个大规模的网约车市场,并建立了一个重要的替代交通选项,甚至包括自行车和摩托车。Lyft面临许多机遇,包括其在美国的市场份额、新双头垄断市场引发的理性竞争行为以及Lyft的产品创新过程。
中国网约车的现实困境
国外的网约车步履蹒跚,国内的滴滴出行同样激荡。国庆期间,就有消息称滴滴出行的一些现有股东打算在二级市场出售持股,售价远低于滴滴最近 570 亿美元估值的价格。
据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今年7月公布的一则公告显示,滴滴出行 13.75 万股股份被转让,但并未批露出售的价格和转让股份所占的比重,而是称市场对滴滴出行给予估值550亿美元,主要逻辑源于滴滴未来在智能交通等方案的布局。
股权转让出售价则按照 475.44 亿美元的估值来交易。据私募股权分析师称,价值475.44亿美元的交易可能是转让方与买方达成合作的让步。由此可见,基金公司想退出的意愿强烈。
巨亏网约车,已到关乎未来生死存亡的关键节点
截止2018年,滴滴亏损约390亿元
其实,对比Uber,滴滴早在今年年初就宣布裁员15%,超过2000的员工。精兵简政的策略并不新鲜,但是滴滴在中国遇到的麻烦可不比Uber轻松。
新玩家入场,让这场出行大战愈演愈烈。其中,有美团和高德的聚合平台,一汽和SAIC汽车厂的T3、祁庙等平台,以及传统的出租车和公交网络。如果滴滴无法在运营、用户体验、安全等方面拿出杀手锏,很可能步履维艰。
去年靠着洪流联盟,滴滴笼络了数十家汽车厂商,帮他们推广超过1000万辆新能源汽车。但是,当汽车行业进入寒冬,去库存去产能就成了整车厂投身网约车的动力。后者仗着车辆可以定制,还能提供标准化服务,并且对司机和车辆有更好的管控等优势,开始涉足网约车市场。
鉴于无人驾驶与智慧城市的前景,考虑到国家战略安全等政策监管因素,整车厂组成的国家队的确有跟外资背景的滴滴分庭抗礼的资本。然而,在技术、经验和流程方面仍有许多障碍需要克服。
除了国家队,滴滴还在面临聚合模式的挑战,虽然聚合模式还存在着安全责任、用户体验等问题,但它的确为解决流量痛点提供了思路。
因此,滴滴也从今年5月起在成都上线聚合平台,接入“秒走打车”等。在广州接入“如祺出行”,在武汉接入“东风出行”。然而,由于对滴滴出行倾向的担忧,更多的网络汽车预订平台放弃了合作。
在滴滴下架顺风车业务后,给了竞争对手机会,比如嘀嗒出行。通过顺风车和巡游出租车业务,嘀嗒顺风车积累起了可观的车主和用户群。截至9月1日,滴答拥有超过1.3亿用户和1500多万车主。
不得不说,顺风车事件倒逼滴滴进行安全整改与产品优化,与此同时,网约车市场变化超过预期。由于在上海被开出100张罚单,罚款逾千万,滴滴至今没有拿到上海的网约车牌照。此外,在苏州、宜昌等地,滴滴依旧没有牌照。显然,地方政府还是希望扶持自己的网约车平台。这给滴滴的业务发展带来了许多障碍。
巨亏之下,全球网约车模式难以为继
截至2018年,滴滴合计亏损约390亿元,单单2018年就亏损109亿元。今年年初,滴滴依靠裁员勉强过冬,直到今年7月才拿到了丰田的6亿美元融资得以喘息。
在融资方面,滴滴宣布分拆无人驾驶业务,希望仿效Uber单独融资。此外,滴滴的国际化,也在拉美、澳洲和日本铺开,目前三地总体日订单约达300万单。目的就是希望能够开拓新的市场,尽可能弥补财报漏洞。
但是,网约车的烧钱模式依旧存在隐忧。比如整体盈利前景不明晰,重资产运营难以持续,地方保护主义加剧,运力短板突出,合规牌照套利居多等。
对此,贝恩咨询的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网约车市场的投资规模锐减约90%,导致中国出行行业整体投资缩水48%。基于此,其调减了对中国出行市场交易总额的预期。
显然,无论是美国的Uber、Lyft,还是中国的滴滴,都在面临行业发展的瓶颈期。一方面有政策监管的压力,一方面有缩减亏损的压力,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裁员重组结构。
从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考虑,在经历了大幅补贴、疯狂扩张、安全隐患之后,目前的网约车的合规成本在上升,而利润空间被压缩,发展增速放缓。
对此,贝恩公司开出的药方包括网约车细分市场,加强安全运营以重获公众信任,区域聚焦扩大规模加强渗透,相邻扩张建立全平台模式,持续创新自动驾驶与车联网等。对于被巨亏模式折磨得焦头烂额的Uber和滴滴来说,的确到了关乎未来生死存亡的关键节点。


相关推荐:
网约车从业资格证哪里考  网约车租赁  滴滴网约车租赁公司 
网约车考试试题 网约车注册  网约车有哪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