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网约车,我们会更安全吗?

2019-01-18 10:57:26
[摘要] 网约车所代表的共享经济,被公认为是当代最具开创性的市场发明之一。我从切身体验中感到,它对那些收入微薄或生意遇到瓶颈,以及处于半失业或失业状态的人,无论是为了补贴家用、重新就业,还是保持积极心态,都具有更不一般的意义。
比起传统出租车,我在国内出门远行更喜欢打网约车。
 
网约车司机大多是兼职的,因此每次搭乘网约车,都可能碰上身份和职业不同的人,每一回乘坐,每一次闲聊,都可能是一次新鲜体验。

网约车所代表的共享经济,被公认为是当代最具开创性的市场发明之一。我从切身体验中感到,它对那些收入微薄或生意遇到瓶颈,以及处于半失业或失业状态的人,无论是为了补贴家用、重新就业,还是保持积极心态,都具有更不一般的意义。

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过上更好更体面的生活。共享经济为我们在事业或人生遇到难关时,提供一份能赚到钱的临时或兼职工作,以便维持生活和家庭。而在这种创新出现以前,要想找到这样的兼职工作,会遇到很高的门槛。
 
心理健康和社会安全
 
大多数的网约车司机,都会对自己从事的这份工作感到自豪,并从服务和回报当中获得成就感。他们懂得礼貌待人,对顾客要求能够积极响应。就像前面所述,从事网约车工作不仅仅是赚钱,还是与其他人交往和克服心理问题的极好方式。一旦你能够掌握沟通交流的艺术,你就获得了一种在未来就业、职场或生意场上可能有所帮助的技能。

网约车这种相对良好的体验和作用,是传统的士司机所缺乏的。的士司机所处的行业,是一种高度行政垄断性质的行业。这个行业最大的特征就是“封闭”。它执照数量有限,潜在规矩很多,机遇和变化极少,有大量寻租行为和特权转包。许多处在这种权力结构最底层的司机,不仅收入微薄,而且负面情绪较多,容易给顾客造成不愉快的体验,比如车内吸烟、飙车、说粗话、拒开空调、拒乘等等。在更传统封闭且和顾客互动更少的行业,比如公交车行业当中,这种人情淡薄,有时甚至和乘客发生言语冲撞,就更加见怪不怪了。回想一下,谁没有体验过公交司机对乘客的冷漠甚至粗鲁态度呢?

比身处死水一潭的行业更糟的,就是失业了。一个人一旦处于长时间失业,靠双手吃饭的自豪感就会一天天消失。此外,心理上的负面影响,也会远远超出金钱问题带来的压力。在失业这样难捱的时光中,长期缺乏社交互动,导致心中烦恼不断郁积,难免不胡思乱想,对心理健康构成损害。许多人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陷入情商和情绪的螺旋式下降中,找到好工作变得越来越困难。不难设想,在经济萧条和大规模失业面前,人们自然难以保持良好心理状态,甚至可能酿成严重的社会安全隐患。

在许多失业率高的社会中,人群精神问题增多,暴力犯罪率不断攀升。从这个意义上看,网约车或更广义上的共享经济(比如我认为自媒体实质上也是一种共享经济),在创造就业收入及心理健康等方面,对于社会安全的贡献巨大。

网约车安全个案
 
如今,无论在国外还是网内,网约车都遇到一些顾客人身安全方面的麻烦。这个行业处于高速成长期,难免掺杂个别品行不端的网约车司机,对顾客人身进行侵害(然而以侵害个案论,网约车比传统的士肯定更罕见)。这类涉及新鲜事物的事件,由于比较刺激保守大众的敏感神经,容易成为媒体炒作和渲染的对象。

有社会压力本来也并非什么坏事。我们也看到,就安全问题而言,国内外的网约车平台对于顾客呼声也有更积极的响应,比如成立与警方合作的团队、试行设置应急按钮或车内录像(可由顾客自己选择)等解决方案。这种通过改进满足顾客需求的态度和速度,对于传统行业来说简直不可思议。你有没有体验过投诉一名公交司机或的士司机,会有多么困难?网约车对于被投诉司机从信誉和金钱上有双重处罚机制。或你有没听说哪家出租车公司为旗下司机的侵害事件道歉或作出什么像样的改进?

但我们也遗憾地看到,一些媒体(包括自媒体)对待新生事物,是视为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不少自媒体也加入到呼吁暂时或永久关停网约车平台,即使不让其关门也要强加更多限制的合唱当中。我不知道这些自媒体是否清醒意识到,同为突破旧模式的创新行业,这种呼吁差不多等于自掘坟墓。
关于最近的网约车侵害事件,我想说三点:
 
1、网约车公司作为商业企业,市场地位和财务盈亏取决于消费者好恶。

网约车平台没有巴斯夏所言的“合法掠夺”权。消费者对网约车服务的任何购买,都是自愿性质的。你可以选择购买,也可以选择以不购买的方式抵制,它没办法主动把手伸进你的钱袋。
 
这种情况正如米塞斯所说的那样,消费者处于船长的位置:
 
“资本家、企业家和农场主在经济事务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他们掌舵并引导船只。但他们不能自由决定自己的航向。他们不是至高无上的,他们只是舵手,必须无条件地服从船长的命令。船长就是消费者(…)[市场经济中]真正的老板是消费者。他们通过买和不买来决定谁应该拥有资本并经营工厂。他们决定应该生产什么,以及生产的数量和质量。他们的态度导致企业家的利润或亏损。他们让穷人发达,让富人潦倒。他们可不是那么好相处的老板。他们充满突发的奇想和幻想,多变且不可预测。他们可不在意你过去的功劳。一旦有了他们更喜欢或更便宜的东西,他们就会抛弃老商家。”
 
在消费者的如潮批评中,没有特权庇护的商业企业唯有道歉一途,并试图做出一些令人满意的改进。对于其他具有合法垄断地位或掠夺权的东西,我们恐怕就没法这样自如地批评(最多得到敷衍了事的应付,连一声道歉或谢罪可能都是奢望)。
 
2、关停或限制网约车平台,并不会使我们更加安全。

首先,网约车平台要兼顾安全与成本,还要在消费者及司机本身的安全之间寻求平衡。如果把车辆改造成装甲车、司机都有本科以上学历的话,这样当然最安全,但显然没有头脑正常的人会认同这种做法。网约车司机和平台之间的关系,也不是纯粹雇佣关系,司机本身也是平台的顾客!平台同样也要充分考虑他们有不受抢劫和勒索的安全。这就意味着对一些极其严重的指控,平台不能完全相信乘车顾客的一面之辞,以防司机受到“专业人士”勒索。这就是平台在遇到人身侵害投诉,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要求先行向警方报案的原因之一(当然也许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其次,尤其是经济潜在不景气的环境下,任何制造失业的举措,都可能带来社会更大不安定和安全问题。一两例侵害事件,在媒体曝光和渲染下,大家看的一清二楚。但堵塞就业渠道,让大量网约车司机失去一条阳光下的谋生之路,这种政策对社会安全造成的负面影响要严重百倍,却往往不为世人所见。
 
3、更开放竞争的市场才能让包括安全在内的服务水平不断提升。

呼吁更多行政管理和条规限制,会让网约车平台变得越来越像另一家传统出租车客运公司。这样一来,开放式共享经济会一步步堕落成封闭式特权经济。在这样的制度安排下,我们将发既不会得到合适性价比的安全改进,也不会得到更便宜更高品质的服务。

如果哪一天你明显感觉到网约车平台对顾客或舆论的响应速度变得迟缓,那么就极可能表明了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