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di滴顺风车狂赚9亿!玩家不断入场,网约车方向盘该往哪打?

2019-06-16 18:58:34
[摘要] 界面新闻5月8日报道从di滴知情人士那里获悉,di滴在2017年的净利润为10亿元,其中顺风车其业务占据了9成,剩下的一成来自于代驾。2017年di滴顺风车的GMV约为200亿,每年环比增长50%。顺风车市场是不是真的如网传那样有着如此之高的利润,我们不可轻易妄定,di滴曾说过整个平台都是亏损的,毕竟di滴官方对网传如此高额的利润回复称数据不准确,但是具体的官方数据暂无法公布。

抢占顺风车市场的“夺食者们”

       如果不是去年轰动全国的两起顺风车事件,di滴的顺风车业务估计会继续高歌猛进。然而在di滴顺风车下线整改的时间里,竞争对手们并没有给di滴太多时间来“喘气”,哈罗、高德、嘀嗒等各大平台陆续在顺风车业务上“下注”,悄然改变顺风车市场的局面。最引人注目的当属背靠阿里的哈罗顺风车,2019年1月25日开始上线的哈罗顺风车目前运营范围已扩展到全国300多个城市了,上线试运营仅20天,用户数量就突破百万。4月26日哈罗顺风车事业部负责人通过微博发声,声称哈罗顺风车整个团队自愿996尽全力快速提升产品体验,并拿出5亿元建立“顺风绿色出行基金”。除此之外,4月30日到5月4日,免收平台服务费,在五一期间乘客体验顺风车,享受最低五折优惠,4月24日至5月31日,车主分享空座单单可获现金补助。
 
 

di滴“特惠拼车”登台,顺风车业务要“铩羽而归”?

       各大平台为何在顺风车业务上如此紧锣密鼓地布局抢占市场?顺风车从其发展源头来说是最接近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能够使资源得到最有效的利用,不管是从环保还是从缓解城市交通压力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最重要的是,一个业务能够发展壮大,其背后肯定有着强大的业务需求。目前对于用户来讲,顺风车在一定程度上是出行的刚需。从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9年1月网约车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截止到2018年12月网约车行业用户规模达1.90亿人。

       di滴顺风车自2018年8月27日下线整改后,也许是竞争对手们对顺风车市场这块“肥肉”的虎视眈眈让di滴感受到了危机。2019年4月15日di滴顺风车负责人张瑞发布了一份“道歉信”并公布了di滴顺风车在抵制非法运营、保护乘客隐私、加强注册审查、提高客服处理能力、提高应急处置能力等方面的整改进展。近日有媒体报道出di滴出行APP内出现了“特惠拼车”的功能,目前仅在北京、天津、大连试运营。

       di滴方面对于这一新功能与di滴顺风车十分相似的质疑回应称,“特惠拼车”与顺风车没有任何关系,二者的性质完全不同,“特惠拼车”是鼓励乘客尝试拼车的一种手段。该功能在特定的时段筛选超过10公里的特定路线,给乘客提供长距离拼车出行的优惠折扣。di滴暂未明确表态顺风车的上线时间,乘客是否会为di滴的这一新功能买单还有待市场的检验。

网约车的“方向盘”该打向哪?

       对于此前发生的事件,2018年9月11日,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和私人小客车合乘安全管理的紧急通知》,要求2018年12月31日前全面清退不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并基本实现网约车平台公司、车辆和驾驶员合规化。监管部门对于网约车的合规监管越来越严,但是安全隐患仅仅靠监管部门是远远不够的。
      对于现在的di滴等网约车平台而言,笔者认为首先是要重新塑造市场的信任体系,自出事之后舆论对di滴的偏见已经形成,di滴在公众眼中留下了“没有社会责任感”的刻板印象。在经历了这八个多月的自我整顿,di滴不仅需要更加透明的运行机制,还要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网约车平台要想公众的信任,不是发发公开信、给些乘车优惠券就行,而是将安全问题真正落到实处。
       其次从技术层面来讲,平台对于车辆的监控等各项技术要有保障。血的教训已经发生过,平台要做的就是总结已经发生过的事件补齐漏洞,而不是等到下一次甚至是下下次发生这种血的代价时再捶胸顿首没有做好“亡羊补牢”的工作。资本可以不长记性,但是资本的玩家要有忧患意识。想要更好地补好“滴血的牢”,平台要做到不只仅仅是注重网约车用户的服务体验,对于驾驶员和车辆的监管也是必不可少的。
       诚然,平台的责任不可推卸,只有乘客的安全有了保障,平台才能运营和为用户服务。但是我们不能仅仅将矛头对准平台发泄自己的愤怒。当犯罪的成本很低时,违法犯罪的事情更容易发生。在网约车领域,入场的玩家越来越多,监管部门需要发挥“看不见的手”的力量。对于类似的恶性事件不管是对于驾驶员还是平台都应该加大惩处力度,完善规范网约车的法律法规,市场经济也是法制经济,网约车从来都不是法外之地。